绯渡渡不是渡渡鸟

请跟我来。

【aph/红色组】

*空间看到的梗题



其实对于很多人,尤其是那些头发花白的老人们来说,王耀和伊万的存在并不陌生。

他们明白,这些年轻的人是不会老去的,他们的一切都在岁月中永垂不朽。

万古长青。

王耀有时会和伊万去老城区看看,懒洋洋的靠在躺椅上晒太阳的老人们瞥见一身红色唐装的身影——王耀得空就喜欢这么穿,就会努力支起上半身,带着一丝喜悦轻唤一声“耀哥。”

“耀哥又来啦。”头发花白的老人睁大浊黄的眼睛,王耀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小许看着身子骨还算硬朗啊。”

“还能撑个几年没问题,”老人咧开嘴笑了,三两颗让烟熏黄的牙齿生在淡粉色的牙齿上,他这才注意到王耀身边的高大身影。

铂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散发着浅浅的光晕,长长的睫毛下垂半掩着紫色的眼睛,虽说入秋了,但这种艳阳天里还围着厚实的围巾,也足实是少见。他穿着卡其色的长风衣,落后王耀半步站在那里,嘴角浅浅的噙着一点笑意,看着王耀笑,目光从来没有移开他的背影。

老人自然而然的看向他,熟悉的模样一点点帮着他回忆着经久之前的点点滴滴。

“哟!”他颤巍巍的伸出双手,语气快活的叫他,伊万顺从的弯下腰让老人把那双满是老茧的手贴在他的脸上,他想老人或许是认出他了,但是在此之前他们从未见过面,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斯拉夫血统吗?他和许多的子民看起来像极了,但只有他,唯有他不会被时间消磨去。

伊万脑中思绪万千,老人欢快的声音却又响起来,他已经老得不行了,却被突如其来的欢乐振奋了一点精气神。

“哦!你就是那个老跟在耀哥旁边的苏联小伙子,没穿军装我还真没认出你来……”

老人孩子似的紧攥住伊万肩膀上的布料,自顾自的说着,却没发现身边两人的气氛像是冻结了的冰,倏忽冷了,下沉坠落了。

“小许,”王耀还是拍拍他,扶着他坐回椅子去,“我俩还有事,先走了,你平时注意身体,过两天我让大夫过来给你们检查检查。”

“就待这么一会儿吗?”老人有点失望的看着面前俊俏的少年,这张脸从他十四岁参军时看见了就再也没有变过了,他见过这张脸布满汗水鲜血和尘土,却没见过他老去,他的祖国,这个永远不会老去的少年,永远都是他的耀哥,“不再留会儿?”

“急事儿,”王耀安抚性的揉揉他的脑袋,尽管场面看起来滑稽极了,“下次来看你们。”

“耀哥再见,注意身体啊。”老人挥挥手有点喘气的躺回椅子上小憩,他刚刚太激动了,耗了太多的气力,现在需要休息。

另一边,王耀和伊万步履匆匆,北京城老胡同不少,七拐八拐进了个没人的处,王耀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伊万扣住后脑勺动弹不得。

斯拉夫人的吻和他家乡的北风一样凶狠,伊万近乎啃咬的拼命吮吸着王耀的唇,但他的手搭在王耀的肩上没有动弹,却僵硬的无法动弹,很显然如果王耀要推开他,他一定会乖顺的服从,像是渴求关怀的小孩子,不知底线的索取,却担心被推开放弃。

但是王耀没有动,他垂着手,安静的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偶人。北极熊似乎感觉到了爱人无声的怒气,放柔了动作,轻轻舔吻着,嘴角厮磨。良久,他的额头抵在王耀的额头上,声音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哭腔。

“耀在生气我的气吗?”

“没有。”王耀垂着眼睛看着脚尖,伊万顿了顿,小心翼翼的开口。

“你还在想着他。”不是疑问句,他紫色的眼睛灼灼的看着王耀,对方却抬手推开了他。

王耀走出胡同,头也没回的丢下一句“我没有,回去吃饭了。”就快步向前。伊万小跑着跟上,看着他的背影,高大的斯拉夫人小声抱怨似的嘟囔,“你有,你就有。”

阳光有点刺眼。


end

*昨天的耀诞贺文不知道为啥给屏蔽了
*网易爸爸再爱我一次




你走过的土地变成汪洋,你攀登过的高峰变成平原,岁月从来不是什么仁慈之人,却额外偏袒你前进的步伐。

向前走啊,我的祖国,走过洪荒大泽;别回头,燧人的火焰正照亮着你前行的路。

向前走啊,我的祖国,走过笙歌曼舞;别回头,酒池肉林里埋葬着醉生梦死的纣。

向前走啊,我的祖国,走过兵戈扰攘;别回头,将士的鲜血染红了你心口的轩辕。

向前走啊,我的祖国,走过盛世繁华;别回头,夫子要你谨记君子之德是为何物。

向前走啊,我的祖国,走过近世沉沦;别回头,镶玉的金烟枪燃起大西洋的海风。

向前走啊,我的祖国,走过枪林弹雨;别回头,走在脚下的路是荆棘和挣扎的血。

向前走啊,我的祖国,走过黎明前夕;别回头,红旗之下是白骨得偿所愿的微笑。

向前走啊,我的祖国,走过岁月如歌;别回头,我将目送你一步步重回九天之阙。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aph/朝耀】再别康桥 2


*等更新可以订阅tag,尽量五篇内完结



“拜托,主啊——”弗朗西斯抬手捂住眼睛,刻意拖长声音,“你能不能在说话前过一下脑子?”

“你不明白,当时的场景真是太惊艳了,我甚至无法去思考。”亚瑟往伯爵红茶里加了一点奶,小啜一口,“你明白吗,弗朗,他就是我的维纳斯。”

“好,暂停,”弗朗西斯竖起食指立在嘴唇中间,“你已经念叨这个美丽的维纳斯一个上午了。”

“但是我亲爱的亚蒂,他也许不是同志,你太鲁莽吓到他了。”

“哎,”亚瑟叹了一口气,看看手腕上石英表,“好了,我的研究生要过来了,下午茶时间到此为止。”

“我听说你那个新来的小研究生也是来着中国的,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弗朗西斯起身,打趣说道。

“哪有那么巧的事,我宁可相信你不去鬼混了也不会相信……”

“那个,打扰了,请问这里是柯克兰教授的办公室吗?”一道清亮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亚瑟寻声望去。

他看见了自己的维纳斯。

身边是好友倒吸凉气的声音,“哦,亚蒂,”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立在门口的青年,“现在我相信你说的话了,老天,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存在。”

王耀站在门口有些尴尬,轻轻咳嗽一声把失神的两人拉回来,“我是柯克兰教授的研究室,王耀。”

他打量一下房间里的两人,都是典型的欧洲人,一头金发,只不过一个修剪整齐而另一个则蓄的长一些,值得注意的是短发的教授的眉毛看起来很显眼,王耀觉得他的眼睛非常好看,只是无端觉得熟悉。

好像……

是昨天下午搭讪的那个冒失鬼?

王耀想起那个人抓着他的手腕,目光诚恳的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叫什么……

亚瑟·柯克兰。

王耀嘴角抽了一下,率先回神的弗朗西斯已经走了过来,递过一张名片。

“王耀是吗?哥哥是艺术学院教授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称呼随意,有兴趣可以来我那里参观一下,柯克兰教授是他。”

“学习愉快,我先走了。”弗朗西斯冲他眨了眨眼,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呃,好久不见,耀。”亚瑟总算是回过神来,眉毛微微皱起一点,抬手摸摸鼻子侧过脸去,“昨天的事我很抱歉。”

“没事,是我失礼了,”王耀无所谓的轻轻耸肩,“那么以后还请您不吝赐教了。”

“当然,这是我的义务。”说到课程,亚瑟下意识严肃起来,“我是一个严格的教授,你的成绩单我已经看过了,很优秀,但是到了这里,我希望你能加倍付出努力,超越自己。”

“我会的。”王耀向他深深鞠了一躬。

tbc

【aph】colourful

自娱自乐一下
看出来什么了吗?



What's your favourite colour?

1.天蓝
雨过天晴后的颜色,澄澈透明的让人忍不住嘴角勾起愉悦的弧度。
是汉堡,可乐,还有自由组成的颜色。
“hey!要和hero一起拯救世界吗!”

2.祖母绿
像坐在壁炉边打盹的祖母大拇指上的那枚祖母绿宝石戒指一样,带着一点雨雾的朦胧看得人心里悸动不止。
是童话,红茶,还有绅士组成的颜色。
“今天天气不错,嗯……我是说,愿意和我一起共享下午茶吗?”

3.鸢尾紫
偏蓝调的紫色,也许是梵高画上的那一丛盛放的鸢尾,带着一丝慵懒的高贵和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
是红酒,浪漫,还有罗曼蒂克组成的颜色。
“夜安我美丽的小姐,能与你共度美好的夜晚是我的荣幸。”

4.水晶紫
有点偏红色的紫,似乎是在原有的颜色上又覆盖了一层得来的,像西伯利亚平原短暂夏季时盛开的一种紫色野花,让人忍不住想接近。
是冬季,伏特加,还有向日葵组成的颜色。
“呜呼呼……你是我的朋友吗?”

5.琥珀金
千万年前松树的泪水遗迹,多含杂质,以通透无杂者为上品。手感温润而泽,确实岁月的见证者。
是黄河,岁月,还有很长的路组成的颜色。
“别来无恙。”


by绯渡

【aph/朝耀】再别康桥 1

*练习产物
*等更新可以订阅tag
*万一下辈子想起来了呢




夕阳中的剑桥大学。

亚瑟愣住了。

他在年轻的时候拜读过中国诗人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尽管他对那看起来飘逸繁复的辞藻并不能太理解,但用中文朗读出来奇妙的音律让他为此深深着迷,对于那座在自己任教大学里的桥梁,也多了一分偏爱。

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他低声呢喃着,太阳渐渐落下了,夕阳的光芒像融化的金水肆意蔓延在一切可见的地方。康河的柔波里裹夹着细碎的光芒泛着涟漪。

亚瑟微微阖上眼睛,无论多少次,这样美丽的景色都让他忍不住惊艳。一种带着微微暖意的情绪在他的心脏里来回撞击,连带着柯克兰教授那双少有情绪波澜的绿眸都泛起点点温柔。

身旁似乎有个人也在欣赏着景色,亚瑟微微侧目,那人半趴在桥边,半张脸埋在手臂里,大概可以看出是来自东方的面孔,一双琥珀金色的眼睛似乎融化在了光芒里。他一头略长的黑发简单的束起,向远方眺望,鸦睫轻颤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哦,上帝。柯克兰教授听见了自己心脏猛烈跳动的声音,下意识的,他开口,流利但带着一丝异域口音的中文念出了一句诗。

“浮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他的声音似乎打断了对方的思绪,东方人直起上身,转身上下打量他几眼,轻笑一声,“先生,看起来你不像是故意的,但是这句诗词可不是这么用的。”

“可以的,”亚瑟扭过头轻咳了一声,“呃……我是说,也许……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玩笑不是这么开的。”东方人轻轻摇了摇头,越过他走开。亚瑟拽住他的手腕,声音染上了一丝急切,“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姓王,单字一个耀。”王耀不动声色的抽出手来,却又被赛过来一张名片,绿眼睛的英国人认真的看着他,“Arthur·Kirkland,我叫亚瑟·柯克兰。”

“认识你很高兴,有缘再见。”回答他的是王耀匆匆离去的背影。最璀璨的光芒闪耀之后开始急速衰颓,西方的天际已经隐约看见了闪烁的星星。

而从来没有过恋爱经验的医药学教授亚瑟·柯克兰的第一次告白就在这样的场景下落幕了。

现在距离他与王耀重逢还有16小时,距离他们彼此相熟还有两个星期,而距离他们相爱,还有多久呢?

tbc.

【我的英雄学院】崩溃 1

@

*和兄长大人讨论出来的脑洞
*应该是无cp后期看我哥的意思

【写在前面的声明】
本文主线由殇葵提供,我来补充和主笔。
简单介绍一下殇葵,我哥,线下是一个挺高的男生,脑子很多奇怪东西的死宅,喜欢fgo和崩坏三啥的,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都有,有感兴趣的可以私聊我给你联系方式:)。

——————————————————
爆豪胜己微微抬头,看着感应门上的标识。

培育了众多英雄的名校,雄英高中,英雄科,一直以来都是他追逐的目标,当然对于爆豪来说这并不能算是目标,只能说是他一定会到达的地方。

毕竟,我可是要成为超过欧尔麦特的英雄啊。爆豪心想着,身后却传来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带着一丝怯意的尾音直指几乎被时间掩埋的那个人。

“小胜……好久不见……”

爆豪回头,明媚的阳光刺激的他微微眯起眼睛,对方的模样一点点清晰起来。

咔嚓。

爆豪胜己感觉大脑中好像有什么破碎了一样,却抓不住头绪,而身体下意识给出了反应,他阴下脸,声音低沉的喊出十年没有见面过的发小。

“臭久。”


爆豪胜己很想问他怎么会来这里,但是看着对方一身雄英的学生制服他觉得答案已经十分明了了。

他,爆豪胜己,和没有个性的绿谷出久,一同进入了雄英高中。

真是……让人不爽啊。


绿谷出久看着爆豪,十年没见他已经长大了很多,但是绿谷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看着那双酝酿起风暴的红眸,绿谷出久脸上划过一丝晦暗,转瞬即逝。少年尴尬的扯扯嘴角,“小胜也来雄英上学吗?”

回答他的是一声从齿缝间挤出的冷哼,爆豪胜己转身向学校走去,清晰传来的声音带着隐晦的情绪,“我不管你是用什么方法来这里,但是我一定会把你狠狠的碾压在这里的……我可是要成为超越欧尔麦特的英雄啊……deku!”

绿谷出久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苦涩,他轻轻勾起嘴角,声音轻的让人难以听清。

“小胜想成为……英雄……吗?”


军方的机密监狱,深入地下几百米处,一层又一层的银色金属和无死角的监控设备把这里保护的密不透风,绿发的少年穿着囚服坐在椅子上,目光空洞的注视着摆在他面前的协议。

“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在这里呆着直到三十岁,第二个是去雄英,成为英雄。”带着金丝眼镜的警官站在他的面前,“军方会为你做好这十年的身份,你的真实经历只会被雄英的高层管理人员知道,这是我们做出的最后妥协,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

像是一具玩偶,少年仍旧呆滞的没有反应,军官大概也意识到这样的场景,不紧不慢的推推眼镜,“顺便要恭喜你一下,你的母亲前不久又生下了一个女孩,叫绿谷塔子。”

绿谷出久终于有了一点反应,军官的嘴角扬起一个不可察觉的弧度,“我想他们需要你的保护。”

“可是我……是杀人犯啊……”绿谷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轻颤。军官抬手把这份协议推到他面前,“经过十年的监管我们可以暂时确认你的安全性,而且考虑到当时的情况还有现在人民的呼声,政府才会有这个决定,你的身边会跟随“影子”,他们负责监视和保护你,你会被要求定期来到这里进行个性训练以克服你对使用个性的抗拒,毕竟你的个性的确非常厉害,在雄英你仍然是那个没有个性的绿谷出久,带上这个手环可以隐藏你的个性。说了这么多,现在就看你的决定了。”

“我……签……”绿谷初久沉默了很久,一个字一个字近乎无力的从口中脱出。军官轻笑一声,拍拍他的肩膀,“希望你能找到正确的方向,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站在门口,任火辣辣的阳光照在身上,似乎急于确认事情的真实性,自从六岁时发生的那件事以后他便再未同外界接触过,绿谷出久抬头看向远处,体态略显丰满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孩死死看着他,似乎在分辨什么。

“妈……妈妈……”绿谷出久看着她,干涩的开口,女人勉强维持的理智在瞬间崩溃,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她的眼眶中滚落,怀中安睡的孩子似乎有所感应,尖细的嗓音哭喊起来。

绿谷出久瞳孔一缩,身体早就不受控制的飞奔过去抱住母亲和妹妹,十年了,他从一个只到母亲腰间的孩子长得比妈妈还要高大,紧紧的抱着母亲,绿谷出久看着她和妹妹,一个一直飘忽的想法终于清晰可见起来。

我绿谷出久,要成为,家人的英雄。


tbc

【aph/极东】极东日贺文?


*试图练笔
*戏文结合的写法试验一下
*八百年没写戏了手感极差
*总裁耀x美工菊



阳光透过白色的纱帘弥漫进来,一点点唤醒沉睡中的身体,隐隐约约的失重感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活跃在身体每一处的细胞,兴奋的悦动着,飘飘荡荡在半空中的思维也缓缓落了下来。

一夜好眠。

本田菊浓密的鸦睫轻颤,阖着的双眼缓缓睁开,墨色的眼眸带着一丝丝刚睡醒的迷倦,茫然的轻眨一下,逐渐恢复清明,有些干燥起皮的嘴唇轻抿一下,模模糊糊透出一声轻叹。

他翻了个身,看着窗户,窗帘是白色的,隐隐约约泛着竹青,王耀喜欢竹青色,他说这是一种淡雅风骨的颜色,本田菊也喜欢竹青色,他说这是一种温柔清浅的颜色。

“王耀?”本田菊喃喃自语,似是想起什么了不自觉的向后挪了一点,正好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王耀好像还没睡醒,感受到熟悉的气息贴过来了便下意识的抬手虚揽着本田菊的腰,让两人贴的更紧密些,把脸埋在本田菊的颈窝里撒娇似的蹭了蹭,含糊的哼了几句不知道是什么的话又没了响动。

本田菊也不愿意动弹了,他不是善言辞的人,眼下这点温存更是格外珍惜,他的手附上王耀搭在他腰上的手,缓缓十指紧扣,抬头看着窗外一片澄澈的蓝天,思绪逐渐飘远。

本田菊本来是王耀公司下属的美工部的一个小职员,凭着过硬的实力轻松过了考核进入职场。

而王耀是出了名的钻石王老五,年轻有为又是英俊多金,却洁身自好的出奇,虽说是绯闻满天飞,可是真正实锤的还从来没有过。

本田菊进公司前对这位总裁的趣闻轶事早有耳闻,进了公司又常听着女职员们情报交换,便抽出闲时在网上匿名连载起了以王耀为主角的乙女漫画《钻石王老五》。

高超的画技和主角的身份迅速把这部漫画推到了热度榜的第一,工作日上班的时候,原作者本田菊成功收获了一群女职员安利他自己的漫画,本田菊倒是没什么大的想法,毕竟他是匿名发布的,而且本身就是个消遣。

可是这不符合故事的走向,所以在他准备下班的时候,王总裁的专属秘书来到美工部。

“本田菊在吗,总裁叫你过去一趟。”

本田菊站在王耀的面前,礼貌的喊了一句总裁好便不再言语。王耀靠在老板椅上,手指轻叩着桌子,语气带着调侃,“你倒是谨慎,画那个连载的时候怎么不这样。”

“在下不明白您的意思。”本田菊垂眸。

“要不是湾湾给我看我还真不知道,果然是老了很少接触新鲜事物了,我有个胞弟,是专攻程序代码破译的。你是在家里发的吧,我这边一查就知道了。”王耀无所谓的耸耸肩,“你不承认也没关系,这次叫你来是有几个事要和你澄清一下。”

本田菊本来以为要被炒鱿鱼了,闻言一愣,王耀已经起身绕过桌子走到他的面前,他比本田菊略高一点,使本田菊不得不稍微仰着头和他对视。

王耀眉梢微扬,薄唇轻轻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浅笑,长睫勾勒出上挑的桃花眼翕动的轮廓,修长白皙的手指轻佻的挑起本田菊的下巴,俯身拉进两人的距离,直至双方鼻息可闻才堪堪停止,启唇轻言,温热的气息喷在本田菊的脸颊上,像羽毛拂过一样痒痒的。

“首先,我的腹肌是八块,这个你晚上是可以检验的,然后,我睡觉是扎着头发的,这个晚上你也可以看见,最后……”

他故意拉长了声音,看着本田菊懵懂的双眸不禁失笑出声,“我性别男,爱好男,还特别中意你。”

“所以限量钻石王老五免费送,本田先生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本田菊想着,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容,却突然意识到一个更重要的事情。

“今天不是周末,不许赖床。”他抬手掐了一把王耀的腰,“耀君,快起来。”

感受到对方僵硬一瞬的身体和没有后续的动作,本田菊的嘴角勾起了一个了然的冷笑。他坐起来,一把掀开盖在王耀身上的被子。

“菊,我冷。”王耀可怜兮兮的睁开眼睛,眼神清明,看着空荡荡的怀抱有些小惆怅。

“耀君,这不是第一次了,”本田菊平静的看着他,“这次你就算是卖萌撒娇在下也绝不姑息,不许赖床,上班去。”

语毕,他看着王耀瞬间垮下去的脸犹豫了一下,凑过去在他的唇角轻轻吻了一下。

“早安。”他说。

end

【aph/朝耀】The Shackles

*r18预警(车技欠佳)
*国象设,具体详情戳头像看上篇
*本章朝耀开车
*冷战车在下章
*走评论链接

【aph/朝耀】The Shackles


*国象设
*cp朝耀,冷战
*文不对题,越写越欢脱



How much does the queen's crown weigh?

He could not look down at the sworn knight.

He could only look ahead to his bumpy future.

Even if we still expect miracles.


上个月,赤棋国国王仙逝,骑士长和王后隐退,第二日,在万众瞩目之下,大祭司的星盘上闪烁着的光芒昭告了赤棋下一任的掌权者们的诞生。

king的光芒指示着阿尔弗雷德,这个一直被排斥在权力中心的四王子就这样幸运的被神明眷顾坐上了最高的宝座。少年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平光眼镜下的双眼却精光四射。

knight的光芒指向柯克兰家族的小公子,亚瑟·柯克兰,一向内敛的绿瞳此时也骤然泛起了波澜,骑士单膝跪地,日后他将持剑守护这一片土地。

chariots的光芒降临在布拉金斯基家族长子身上,伊万·布拉金斯基。少年轻垂眼睑,浅色的睫毛遮住了紫水晶般的眼瞳中的思绪万千,但他即将前往王国的极北之地,成为新的战神。

priest选中的人是波诺弗瓦伯爵的少爷,即使仍未长大但已经有不少风流韵事的少年一瞬间接受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质疑视线。神是不可能有错的,弗朗西斯撩起自己的金色卷发,勾起嘴角露出轻佻的弧度,有错的是人的眼睛。

那么……最后一个掌权者,queen,是谁呢?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盯着祭司的星盘,轻轻浅浅的光芒在半空中晃荡着,最后飘到了角落里安静的黑发少年身上。王家的大公子单手支着下巴眯着眼小憩。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缓缓睁开琥珀色的眼睛,望着众人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疑惑。

满座哗然。

赤棋国的五个掌权者并没有性别的要求,他们仅是神选择的人选罢了,但是对于queen这个职位,这还是第一次由东方人担任王后,等王耀回过神意识到自己成为了queen的时候,他们五个已经站上了神坛。

老骑士长从腰间取出自己的佩剑,示意亚瑟把血滴在上面。鲜红的血液滴在佩剑上自动凝成赤棋的国徽,亚瑟穿上骑士长的服装,接过了这把传承千年的佩剑。

战车把自己的长弓交到伊万手里,刺眼的光芒闪过之后长弓变成了水管,历代战车的武器都是由自己决定。

祭司把法杖轻轻点在弗朗西斯的额头上,昭告着神权的转移。

王后捧着国王的王冠上前,先把国王的王冠冠在阿尔弗雷德的头上,冲着他行了一个礼,然后把自己头顶的后冠戴在王耀的头顶。

礼成,赤棋国迎来了自己的第一千零七十二代掌权者。

这也许是神的恶作剧,王耀看着亚瑟,阿尔弗看着伊万,两对恋人就这样被强迫分开,一个前往北地独自面对风雪,一个执起剑站在王座前守护着王和后。而高座上端坐的两人只能各自看着恋人背影。

“哥哥觉得这就是神的旨意。”弗朗西斯看着他们两个不厚道的笑了,“都怪你们平时太秀了,现在神都看不下去了。”

“只是职位罢了,”王耀斜了他一眼,牵着亚瑟的手往自己的寝宫走去,“我去享受我的新婚之夜了,king你们请便。”

“耀说他们东方那边有一句话,叫春宵一刻值千金。”伊万毫不客气的吧阿尔弗雷德扛在肩膀上往另一个寝宫走去,“再过几天就万尼亚就去北地了,king感慨少年情谊决定陪我到那天,所以这几天的政务就麻烦priest了。”

“弗朗救hero啊——蠢熊会把我做死在床上的!”

“嘛,我会控制好分寸的,最多三天下不来床。”

“你们还真是……”弗朗西斯感觉自己脑袋上滑下两条黑线,“不把哥哥当人看啊……神罚!我要给你们降神罚!”

tbc
————————————
下章开车,-)

【aph/朝耀】Just little sweet

*总裁sir x职员耀
*已确认关系设定,题文无关
*心态爆炸我想疯狂发糖




“如果这就是你的水平那你可以收拾东西走人了,小姐。”

新来的秘书小姐红着眼睛推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出来,怀里抱着被总裁大人狠狠批了一顿要重新写的备案。

“诶你猜猜,这个能呆多久?”阿尔弗雷德从射击游戏里抬起头来,饶有兴致的拿手肘捅捅王耀,“上次那个艾米丽入职才三天就辞职不干了,hero猜这个估计能撑到下周。”

“别烦我。”王耀拍开他,顺手缩小放着电视剧的页面然后打开了word文档,心中默数三秒。

“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琼斯。”标准的英式口音从阿尔弗雷德身后传来,美利坚小伙子握着鼠标的手一个颤抖,鲜红的GAME OVER显示在电脑屏上,亚瑟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这个月的奖金别要了。”

“No——”阿尔弗雷德惨叫一声,亚瑟的手指在王耀的桌子上轻轻扣了扣,然后转身回去,“学学人家王耀,用心一点对待你的工作,琼斯,我不希望有下次。”

“王耀你怎么不早点告诉hero!”阿尔弗雷德一脸凄惨的控诉,“这个月奖金没了hero怎么买最新的那款PSP啊啊啊啊啊!”

“管我什么事?”王耀白了他一眼,重新打开视频继续追剧。

“可是你也在看剧!!”

“拜托——”王耀摘下耳机,冷漠的扭头看着他,“我亲爱的琼斯儿子,爸爸已经把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的做完了,但是你的代码还没写完。”

“我靠你怎么这么快?!”

“你猜啊。”王耀把耳机扣上,剥开亚瑟偷偷扔在桌子上的奶糖继续追剧。

坐在办公室里的亚瑟把处理好的文件摞在一边,然后默默打开了王耀的财务报表继续写。

耀说了这个季度的写完了晚上可以让我为所欲为一次!!

加油!!柯克兰你一定行的!!!



“总裁在加班哎……那我们是不是也得加班啊?”秘书小姐看看时钟,揉着太阳穴叫苦。

“hero觉得照这个进度下去两小时后就可以完成了。”一天没正经工作的阿尔弗雷德现在敲代码的手已经在键盘上闪出了残影,王耀却伸了个懒腰拎起外套摆摆手就走了。

“加油啊年轻人们,我回家养老了。”




亚瑟敲完最后一个符号,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摘掉眼镜起身离开。门外,只有阿尔弗雷德还在疯狂工作,进入工作状态的小伙子显然效率极高,亚瑟勾了勾嘴角,好心的把他中午买的可乐放到茶水间的冰箱里。

阿尔弗雷德习惯打完代码跑去茶水间,至于能不能找到可乐就看他的运气了。

亚瑟看着自己的远房表弟无奈的勾勾嘴角。

“琼斯!再有下次拖这么晚年终奖也别要了!”



掏出钥匙,开门,不是冰冷的黑暗,而是一片带着温度的光亮。

王耀还在厨房里忙活,桌子上已经摆了几道好菜。亚瑟悄悄靠过去环住他的腰,收到的却不是一句温柔的问候,而是一声惊叫。

“我靠你吓死我了!”不经吓的王耀差点一铲子敲在亚瑟的脑袋上,没好气的轰人,“去去去外头呆着去我快好了。”

亚瑟:……



酒足饭饱,柯克兰先生看着靠在床头拿平板追剧的伴侣,果断靠过去上下其手。

“耀,我把你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写完了!”亚瑟靠在王耀肩膀上,小心翼翼的开口。

“嗯,干的不错。”王耀头也不抬的回答。

“那奖励……”亚瑟欲言又止。

“……”

突如其来的安静让亚瑟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正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被王耀挑起下巴吻上。柔软的身体紧接着顺势贴上,就像溅入滚油中的冰水,一触即发。



第二天早上王耀是被胸口的压迫感压醒的,黑发的东方人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才发现靠在胸口的是一颗金色的毛茸茸的脑袋,腰上还环着脑袋主人的手臂,身上还留着脑袋主人昨天晚上种的印记。

“柯克兰……”王耀捏住他的鼻子,“该起床上班了。”

然后他就被摁着脑袋亲到缺氧。

其实柯克兰先生早就醒了,只是不想上班而已,反正年假还没休呢不如今天就休一天假吧。

“耀……我起反应了……”

“自己去卫生间解决。”

“不用了,你躺着就好,我自己动。”

“我靠……放手啊!”


end
今天绯渡也很迷不知道写的是啥
好累阿我的吧唧托还没做完……